当前位置:首页 > 探索 > 正文

【色色五月堂】那个黄先生站在中央

2023-06-05 18:40:06 探索

少妇俱乐部之几个全裸女人

 随着人们进到了三楼的少妇一个较大的房间里,整间屋子都扑着腥红色的俱乐地毯,那个黄先生站在中央。个全色色五月堂  房间很高,裸女屋顶正中间有个大约直径四米的少妇圆形,是俱乐由若干块玻璃拼接而成的,形如金字塔,个全由中心位置向下斜斜的裸女呈放射状四散开去,抬眼就能看到头顶的少妇那枚弯月。  如果关上灯看,俱乐月光一定可艾萨克满墙边摆放着的个全那张硕大无比的大床,说他硕大无比是裸女因为我从没有见到过这么大的一张床,其大小宛如将四张双人床拼在了一起似的少妇,好像比那还要大一些吧,俱乐真不知道是个全怎么做出来的,而做这张床的那个家具商又会怎么想它的主人呢……  我正胡乱的猜测着,「黄」开始讲话了︰「各位,人都基本上到齐了,今天来的色色五月堂一共是28位,13位男士……」  正说话间,刚刚在楼下拥吻的那对男女走了进来,大家不禁一阵哄笑。而那两个人居然没有一丝不好意思的也对大家笑了笑,又走到了角落里旁若无人的继续拥吻着,抚摩着。  而此时的那张大床上有另外的一对男女径自已经脱的一丝不挂了,女人低下了头,吞吐着男人的阳具,阴户正对着房间里的所有人,有些人似乎受到了气氛的渲染,各自动作了起来……  直到此时,我才真正的开始领教了什么是群奸群宿的含义……  「黄」也看到了这翻情景,咳了一下,道︰「好好,废话我就不多说了……看来大家是真的已经等不及了,再废话真的就该有人骂我了,嘿嘿,记住关掉你们的手机。happy time,祝各位玩儿得愉快尽兴。」  所有人又是一阵哄笑,然后就是寻找着各自的伙伴……  此时的「玫」双颊潮红,唿吸也有些急促,好像已经忍耐不住了,急欲走向那张大床,却被我拉了回来,她只说了一句︰「等我一下。」就摔开我的手走向了「黄」,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什么,就大步的迈向了那张充满了淫欲的大床,不再管我。  当她的一只脚迈上床的那一瞬间,身上的那件睡衣也被她脱了下去,随手扬在了空中,任其飘落。在我看来,那件被她扬起的睡衣就像抛开上楼时对我的承诺一般。  「重色轻友的东西。」我不禁小声的嘟囔了一句。  「黄」走到了我的面前,似乎看出了我的窘迫,问︰「是不是还有些不太习惯。」  「有点。」  「没关系的,以后慢慢的就会习惯的。我们第一次聚会的时候有些人比你还不好意思呢,你看他们现在多疯狂。」  随着他的目光看去,整个房间里的人几乎都是全裸着了,没全裸的也脱得差不多了,扔了一地的衣服,床上,地上,到处都是赤条条的男女……  这时候,有个几近全裸的女人走过来,话都不说就解「黄」的裤带。被他制止住了,对那个女人说了句︰「不好意思,我这儿还有点事,你等我一会儿。」  那个女人看了我一眼,对我笑了笑,也对「黄」笑了笑,知趣的走开了。  我说︰「你要是……就别管我了,我能照顾好自己的。」  他只是笑了一下,小声的说了句︰「跟我来。」就转身出了那间充斥着淫糜气息的屋子。  我跟着他来到了隔壁的一间小一点的房间里,里面只有一张略宽一些的单人床,两个沙发和两个床头柜,还有墙上挂着的几幅画,别无它物。  他把我让到了靠里侧的沙发上,说让我稍等一会儿,就出去了,门依然打开着……不时的有几个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从门口经过,向我瞥上几眼。  也就一两分钟的样子,他回来了,手上还拿着一瓶红酒和两个杯子︰「喝点酒就不会紧张了。」  望着杯中那红红的液体,我开始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已经做好了加入这场游戏的心理准备……  他和我踫了下杯,饮了一小口︰「尝一下,挺不错的酒。」  我举起杯,看了看色泽,摇了摇,闻了一下,很香。尝了一小口,慢慢的咽下,唇齿间及舌根处留下了一股葡萄特有的香气,很浓,却又很淡,进到胃中,暖暖的热气向四肢蔓延开去,渗透到指尖及发稍,浑身舒泰。  「很好的酒。」说话间,我瞥了一眼瓶子上的商标,这种牌子的酒我以前喝过,价格应该在千元以上。通过整座房子的装修以及这瓶酒,我对眼前的这个人多少有了些了解。  也许是他看到我没有暴殄天物,淡淡的朝我笑了笑。  也许是酒精的作用,(刚才我在楼下已经喝了不少了)也许是我渐渐的熟悉了周围的环境,气氛比之刚才好了许多,也轻松了许多,除了隔壁那间大屋里不时的传过来的淫荡的声音之外,一切都还算是和谐的。  这时他开口说话了︰「你大概的情况Amy和我说了,怎么样,你觉得自己还能够融入我们的这个大家庭吗?」  「我能不能问个问题,黄先生?」  「叫我克强。」  「您的那张床是怎么做出来的啊?」  也许是他没有想到我会问出这样的问题,哈哈的笑了起来。  我也被自己如此幼稚的问题逗笑了,可我对它真的是充满了好奇。为我掩饰自己的窘态我继续说道︰「我觉得不公平,你对我了解很多,可我对你却一点都不了解,不是么。」  「看来Amy没有怎么对你说起过我,那好吧,我就满足你的好奇心。」  哦,也许「玫」说了,也说不定呢,可能是我没听进去吧,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来这里的路上的情景,什么也没想起来……  不知不觉间那瓶酒已经被我们喝了大半,我也知道了他大致的情况,也对这里的规矩有了些了解。  「黄」是一家知名家具公司的老板,三十九岁,地道的北京人,精力旺盛,已婚,有一子一女,由于生意已经步入正轨又感叹生活中少了些激情,便组织了这个俱乐部,所有的会员都是他从网上招募的且经过了精挑细选,只有我一人除外,大家都爱称唿他为「黄部长」……  「难怪他会组织起这个俱乐部,就看你姓的那个姓。」我在心中想着……                

最近关注

友情链接